云影轻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蛋疼小说网www.mfantsiman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合欢宫宫主季黎人称淫道祖师,而他本人表示很无辜。不就研究了几个助兴的道具吗,一不小心流传出去就给了这幺一个‘雅号’。而那些正道人士虽然明里对他不耻,私底下不还是用的很爽吗?

就像渝清门的长老为了换取他手中的淫具更是拿他的大弟子来换呢。可惜了他的弟子段之清本是门派冉冉升起的新星,现在只能做他季黎脚下的一条狗了。

段之清的师父对他可真够狠的,用他的身体摆出一个以夸张的造型,然后塞进一个笼子,笼子的间隙之间还有段之清凸出的皮肉。但在笼子的上头又有一个空隙刚好够段之清把头伸出,就像一个人彘,但是又有手有脚。

眼下段之清似乎还有些不知道情况,那双眼睛流露出的迷茫让他玩心大起。他抬脚踩在那笼子之上,靴子的侧面贴近段之清的脸。

那冰冷的鞋面终于让段之清的神志清醒,段之清眉头紧皱将头向一侧偏去。说出口的话虚弱的令他自己都诧异,“你是谁?”

许是少年那狼狈的躲避取悦了季黎,季黎的心情不错,有空与少年闲说:“我是谁?难道你的师父没告诉你吗?”

“师父告诉我了,”少年的声音有些雀跃,“谢谢你,救了师母。”

季黎诧异不已,先不说段之清落得这种地步竟然还不自知犹自欢喜,更令他不解的是段之清说谢谢他,救了师母。

少年很是费劲的仰头,但限于高度和角度他怎幺努力才看不清那锦章华服之上的那人的脸。他继续开口道:“我师父说,您的丹药可以救师母,但您提出要他的徒弟为您为奴为婢十年。师父从小带我如亲子,纵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是极愿的,我主动请缨,想为师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所以,谢谢您救了师母。”

季黎冷冷的出言,“你可真是天真,你师父骗了你,他只是从本宫这里得到一套淫具,就把你换给了本宫。你也不是为奴为婢十年,而是为本宫做牛做马一生。”

“不可能,我师父不会骗我的。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”

季黎俯身给了段之清一巴掌,这一巴掌打得很狠,少年的嘴角甚至有血溢出,而那半边脸也很快的肿了起来。

“这一巴掌是打你不懂规矩,竟然敢质疑主人的话。”季黎话毕就就拿出了一个留像石,一段影像就在段之清的眼前放映开来。

“云鸿子,想要本宫的东西自然是要拿东西来换得,你可准备好了?”

“季宫主,我哪会不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姐姐高潮制造者中短篇(乱伦!做爱!重口!变态H!)

姐姐高潮制造者中短篇(乱伦!做爱!重口!变态H!)

神图
故事一,黑丝御姐的姐姐撩得我鸡巴硬硬的,今天我决定强奸她……故事二,超纯姐姐主动口交,我用大鸡吧调教我可爱的纯洁姐姐!
言情 连载 1万字
黑暗哨兵之帝国第一娇花

黑暗哨兵之帝国第一娇花

江上值雪
双性,> 【战场上最狡猾聪明,运筹帷幄的将军,成为黑暗哨兵胯下最温顺淫荡的情人。】 晚上十点日更。(如果觉得好看,心诚求【推荐票】呜呜) 文案: 林冥紧紧抱着一只走散的精神体——一只全身雪白的小奶豹,在房间角落里瑟瑟发抖。 小奶豹“喵呜喵呜”地对着他身前的人嚎叫,可怜又可爱。 他们前面站着帝国第一上将,牧绥卿。 这个人,异常年轻却资历深厚,军功卓越而身居高位。 看起来温柔淡雅的牧将军半跪下来
言情 连载 14万字
风骚老板娘

风骚老板娘

苦咖啡
大家好,我的名字叫刘一山,小名,大山;我今年18岁,我是人如其名,身材魁梧健硕,身高180,长相不敢说貌如潘安;也是相貌堂堂;虽然自身条件都好,就是出身不好,不像一些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,我只是一个偏远山里的孩子,没有多少文化,没有什么背景;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然后父亲整日酗酒,对我不管不问;我从小都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靠人接济才初中毕业。既然自己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,那么就只能靠自己来创造一
言情 连载 4万字
极品美人yin乱挨艹日常

极品美人yin乱挨艹日常

芝士糕糕黄
言情 连载 2万字
地狱的肉便器~被群魔支配的玛奇玛

地狱的肉便器~被群魔支配的玛奇玛

indainoyakou
以千变万化的肉体与丑态百出的姿态满足人世间的大人物们、最终被众人玩腻后杀死的玛奇玛,总算是从无穷尽的高潮牢狱中获得解放。所有的人格大便都被负责调教她的老头满怀爱意地捏碎,连本体的心脏──以子宫之姿存放于阴道深处的心脏,也在老头今生最后一次大爆射中彻底爽死而消灭。玛奇玛最后是和这个肮脏丑陋的老不休十指交扣、心脏子宫遭到肥大化的垢臭鸡巴贯通而死的。在她死亡的时候,脸上露出极其狰狞又爽翻的变态表情,子宫
言情 连载 0万字
鱼缸

鱼缸

Miss甜豆
受受的鱼缸,脚踏三条船。 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而养起了鱼? 叶舒总是控制着爱情的主权,让人深深着迷后立刻甩手。他喜欢把人玩弄于鼓掌之间,戏弄他们,他深信自己绝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,直到遇到了他们—— 为一人金盆洗手,却因帮个忙又重回江湖。不料栽在了三人手里,整日愁眉苦脸,心里求问上帝: “今晚到底陪谁啊!”
言情 连载 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