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恶破忒头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蛋疼小说网www.mfantsiman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挽着内伽尔回房时,颜肆总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似乎内伽尔每次外出回来后,身上都不可避免地存在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虽然很好奇内伽尔每次外出都干了什么,但这毕竟是人家私事,所以颜肆硬生生抑制住了内心的好奇。

跟血沾边的事,也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于是将内伽尔送回他房间后,解决两兄弟之间的冲突后,颜肆便想着告别回自己房间,将自己这段时间积攒的精神力注入陨核。

但内伽尔拉住颜肆的手,语气似乎带着落寞地说道:“你不是想听我这次外出的事情吗?我还没诉说呢,你就要急着离开吗?”

颜肆:......

那只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,缓和当时你们两兄弟之间紧张气氛的客套话啊!

但毕竟是自己挖的坑,于是颜肆反握内伽尔的手,说道:“好啊,快和我说说这次外出有没有遇到什么趣事。”

内伽尔笑着,拉着颜肆的手进入房间。

“当然,你肯定猜不到克洛德大长老的胡子有多长。”

两个小时的讲述,颜肆算是知道此次内伽尔外出,是参加了埃尔罗伊和克洛德两大族召开的家族会议,无非不就是催婚催生育,壮大加斯特列一族之类的。

虽然听内伽尔是这么说,但颜肆总觉得内伽尔肯定瞒了自己什么,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告诉颜肆,内伽尔口中的那场会议过程绝对不平静。

临近黄昏,不知不觉已经和内伽尔聊了两个小时,颜肆才后知后觉起来,差点忘了时间。

于是颜肆便准备告别内伽尔,听到颜肆的请求后,内伽尔点头应下,便起身朝座位上的颜肆额头印下一吻。

在颜肆怔愣间,便听到内伽尔说道:“离别吻,是两人暂时离别后再相遇的礼节。”

颜肆稀里糊涂地离开内伽尔的房间后,不禁感慨西方的奇怪礼节是真多,她只知道个吻手礼,贴面礼,现在知识又增加了,又多了个离别吻。

摸着自己的额头,颜肆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房间。

但颜肆没想到的是,在她的房间里存在个巨大的惊喜。

刚进入房间关上门,颜肆就看到索尔达斯躺在自己床上,察觉到开门的动静后,他还侧过身看向颜肆,领口微张,露出一小部分胸膛,双眸中满满狡黠笑意地看向颜肆。

颜肆:.......

额滴个亲娘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民政局怒撕离婚证,厉总他慌了!

民政局怒撕离婚证,厉总他慌了!

红糖凉糕
[追妻火葬场/白月光是误会/SC] 暗恋三年,如愿以偿嫁给那个让她一眼心动的男人。 结婚两年,她无条件为男人付出,只希望他能多看自己一眼,卑微到了极点。 终于有一天,她见到了他的白月光,才知道自己是那个一文不值的替身。 民政局门口,男人施舍般的留下一句话:“后悔了,就回来。” 虞念念眼睛里再也没有任何的爱意,她笑的坦荡:“我不会后悔的。” 可才过了三个月—— 男人手里拿着搓衣板、榴莲、键盘……统统
女生 连载 122万字